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雷金】为什么我要救的这个公主画风好像和别人不太一样

肉怂饼:

公主雷×王子金
没有性转!!


01
金站在一间小木屋门前,有些踌躇。


他咬着自己左手大拇指,右手握紧腰上挂着的佩剑,一脸纠结。
出发前,姐姐对他说的那些话在脑子里开启了单曲循环模式,不停给他洗脑。


“金,你已经十八岁,是个大孩子了。是时候一展你的雄风了!”


你说什么???
雄风???



自从外界传来消息,说雷王国的三公主不幸被一位邪恶的女巫掳走,各国的王子,贵族们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毕竟你要知道,雷王国可是目前最富饶美丽的国家。


一旦救出了雷王国的公主,按照套路,岂不是要美滋滋地来一发英雄救美,订婚,结婚,继承皇位的一条龙服务。


听闻雷王国的三公主人美心善,这不仅傍上了雷王国这个大腿,而且还讨了个漂亮老婆。
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这对那些贫瘠的小国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儿的大好喜事。
而对于只有矿物丰富而其他资源缺稀的登格鲁国来说,自然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各国王子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
这边拯救公主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了刚刚年满十八岁的,登格鲁国唯一的王子,金。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其实一开始,金是拒绝的。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远门,一直生活在皇宫里,说白了,就是温室里的小花朵。
还是开的最鲜艳最细嫩的那朵。


所以极度缺乏独立自主能力的金很抗拒一个人单独行动。
他有些委婉地告诉他的母后希望父皇和她以及姐姐能跟他一同前往女巫老窝,同时也顺便提起了那顶他最喜欢的花帐篷。
之前买回来后一直没有机会用它。
如今似乎是个春游的好时机。


可古往今来,哪有王子救公主还拖家带口的呢。
难不成要走到门口大声说道:“你不要怕!俺带着俺爹俺娘和俺姊姊来救你啦!”
人多力量大是吗x


母后微笑着拒绝了他,并把秋拖了过来给他做深刻的思想准备。
商讨无果,金愤怒起身,猛地一拍桌子:“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吗?!”
母后仍旧保持着得体微笑。


金:“我是在求你啊。”
秋:“……”



结果不言而喻,他还是孤苦伶仃一个人走上了不归路。


走了七八天,一路上遇到了挺多同行。一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像个花孔雀。感觉不是去救公主的,而是去选美。
几只花孔雀见对方居然打扮的也如此骚包,就有点不能忍耐了。
秉着“先把对手扼杀在摇篮里”的心态,在拯救公主的路上,他们就开始互相掐了起来。
而金,借着他有些婴儿肥的稚嫩脸庞,以及低调不外露的装扮,成功脱离苦海,成为了最早赶到女巫家的王子。


其实女巫这间小木屋还挺温馨优雅,外面有个小花园,种着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金蹲在不远处的灌木丛里,看到有一个高挑的女子走了出来给那些花儿浇水,嘴唇一启一合的好像在说什么。


是女巫吗?


那个女子微微垂着头,部分掉落下来的碎发遮住了她面容,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日光洒落在她乌黑的秀发上,整个画面都显得那么美好。
金甚至看出了一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那人不停自言自语说着话,金一瞬间就想到了小的时候姐姐给他讲的仙女给植物唱歌的童话故事。
于是他带着美好的期待,屏住呼吸,想要听清楚她说了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那人骂骂咧咧说道:“烦死了,每天都浇水浇水……全拔了算了……养这些玩意儿都是为了干嘛……”


金:“……”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他腿蹲的有些麻了,一个不稳摔了出去。灌木丛被触碰后发出“沙沙”的声响。
那个女子眼神瞬间转冷,冰冷地盯着他,拿着手里的洒水壶指向他,因为力度偏大,直接洒了金一脸水。


“你是谁?!”
被洒了一脸水的金:“……”
他有些无奈地抹了把脸,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拔出自己的佩剑,鼓起勇气说:“我是来救公主的!你这个邪恶的女巫!”
同时不断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加油!鹿小金!你可以做到的!


对方听到他是来救公主的,愣了愣,神色复杂起来。他饱含众多情绪地看了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但是金总觉得她在看自己后面的什么……


心觉不好,刚想转过头一探究竟。
后脑勺一疼,他就昏了过去。


中间有一段时间他有些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有人在他附近说什么“你快点绑,不然他一会儿醒了。”
“大哥,会不会太紧了啊?”
“你懂什么,这样看起来才比较真实!快点快点。”
“……好。”


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被绑起来,或是怎么样,甚至连佩剑都好好的没有被夺走。
一切都完好如初。
这算什么?
难道刚刚都是我的幻觉吗?


金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后面还有一丝微疼的感觉。


环顾四周,他发现……
!!
刚刚那个还拿着洒水壶指着他的女子被绑起来丢在了房间的一个角落。


难道刚刚的那一切真的只是幻觉吗,这个女人一开始明明是可以在这个屋子里出入自由的,这会儿怎么就被捆起来了呢。


就在金二丈和尚摸不着头的时候,一个围着围巾遮掉了一半脸,只露出了一双蓝色眼睛的少年出现了,金看他的样子,最多十五六七。
那个少年沉闷地说:“你是王子吗?”


“是啊……我是王子……”
少年面无表情指了指那个被捆住的人,说:“她就是公主。”
金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问道:“那你是……”


“女巫。”


金:“……”
姐姐,你们似乎给我揽了个不太靠谱的差事啊。


他又想起之前被敲晕那段时间听到的话,稍微联系了一下,总觉得这是一场阴谋。
金不自觉向后退了半步。


围巾少年有点急了。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卡米尔想起大哥雷狮的交代,心想不能把事情搞砸了,赶紧说:“你已经打败我了!快去救公主吧!”


金愣在原地:“…………啊?”


卡米尔有点捉摸不透金此刻的心态,试探着问了句:“要我帮忙松绑吗?”


此刻的场景变得越法诡异起来,一个不打自招的女巫,一个明明可以出去此刻却被绑住的公主,怎么看都不是标准童话故事里那种角色。


他又想起秋对他说的那句话:“金,你已经十八岁,是个大孩子了。是时候一展你的雄风了!”


他心想,去他妈的雄风。
于是转头就跑了。


在转身的时候,余光瞟到那位正被绑着的公主迅速敏捷起身,抽掉身上的绳子,追了上来。


金:“?!”
现在是闹怎样!


之前也说了,这位公主,嗯……十分高挑,高挑的有着不像话,至少高金两个头。
他穿着裙子快速跑到金的面前,堵住了对方的去路。而后面还有那位“女巫”防守。


金有些不可置信地指着他:“你!你们是一伙儿的!”
雷狮挑眉想了想,对着金有些得意的笑着:“你可以这么说。”
金看着对方的笑容,不知怎么的,就被迷了眼。


在被美色迷惑的那一瞬间,之前落在公主身上的绳子,此时此刻就到了他身上。


然后他听到那位公主十分温柔地说:“睡会儿吧你。”
失去意识前金的最后一个想法是:“又睡啊?!”


tbc


最近在外面,回家做归档
太久没更新,心里有点慌
over

评论
热度 ( 639 )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