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凯金】ABO世界的厕所分不分男女?

我还以为我能飞:

*凯莉AX金O,大学设定


*瑞哥和凯金紫不在同一个学校


*乱取标题


上一篇(ง •̀_•́)ง


01.


 


凯莉和金在一起了。


 


第一个得知消息的是紫堂,而且还是无意间得知的。


 


要不是他不小心撞见凯莉把金压在墙上亲,他都要怀疑这两个人打算等到结婚才会通知他来参加婚礼。


 


紫堂幻表示自己完全不能够接受。


 


这就好像是你和你的朋友在一起看电视剧,两个人指着电视剧里面的狗血剧情笑作一团,结果你第二天就在同一部电视剧里面看见你朋友出演了女主角。


 


紫堂:.......


 


 


02.


 


凯莉和金在确定关系之后就同居了。


 


在租房子前关于房间的问题俩人还大吵了一架。


 


凯莉认为既然两个人决定要在一起,自然不可能像普通室友那样分房睡,然而金坚持认为,两个人应该给双方留下一些私人的空间,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长,需要时间来磨合,过度亲密可能会适得其反。


 


金的理由充分,而且态度非常坚决。


 


所以结局是凯莉“哼”地一声转过头,算是对这个决定的勉强承认。


 


至于之后发生的,凯莉每天晚上都跑金的房间睡觉,而自己的房间最终沦为衣帽间的事情。


 


都是后话了。


 


03.


 


凯莉有很多不同的口红。


金虽然曾经很努力地去辨认它们的色泽,但是这就像是从一堆崭新的乒乓球里面辨认出唯一一个乒乓球一样——————非常困难。


 


凯莉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每天都用不同的口红,在金的脸上,或者是脖子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口红印。


 


 


“在你猜对之前,每天都要承受这些惩罚~”凯莉搂住金的脖子,在他的脖子上“吧唧”一口,一个完美的唇印便被完好的留下。


 


金从脖子红到脸,又羞又恼地伸手去擦,脖子上的刚擦完,又被自家的Alpha在脸上又吻了一个。


 


“凯莉!!!”金忍不住喊她。


 


凯莉被金的傻模样逗乐,笑的从沙发滚到地板上。


 


04.


三人聚会,


 


凯莉把这件事情和紫堂说了,“金就是个蠢蛋,明明那么容易区分的颜色,居然看了两个月都没能区分开,比如我现在问他,我今天涂的是哪支口红,他肯定回答不上来。”


 


金坐在旁边张了张嘴,看起来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是对上凯莉的视线后,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嘲笑


 


紫堂其实也分不清楚,但为了避免被凯莉嘲笑,只能默默闭嘴喝果汁。


 


05.


 


两人和紫堂告别,在确认紫堂已经走远后,金转头小声说


 


“其实,我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可以区分开了!”


 


凯莉挑眉:“哦?那我今天用的是哪支?”


 


“圣罗兰圆管16,上次聚会你用的就是这一支。”


 


“你这不是干的不错吗,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样就不必每天都承受我的“惩罚”了。


 


对方等待答案的视线落在金的脸上,金抬起手臂把自己水蓝蓝的眼睛遮住,自欺欺人凯莉看不见他的表情,凯莉等了好一会才听见金小小声的回答


 


“因为........我喜欢你吻我.............”


 


凯莉:........


 


 


 


草。


 


06.


 


凯莉将厕所的门用力关住。


 


被拖进来的金一脸迷茫,等到被凯莉用涂抹上口红的嘴唇狠狠吻上,金才反应过来凯莉到底要做什么。


 


“不,不行,这里是外面!信息素会.....”


 


“这个厕所的三层门,都被我锁上了。”


 


“会有人!”


 


“不用担心,这边来的人很少,而且最后一次打扫是在今天上午,在我们结束之前不会有人来的。”


 


“......干什么啊,突然间。”


 


凯莉捧住金的脸,


 


“我的Omega说了那么可爱的话,我怎么能够无动于衷呢。”


 


 


“就让我,来好好疼爱你吧。”


 


07.


 


两个人沉默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金:“太频繁了,这样下去不行,不可以总是做这种事情。”


 


凯莉:“怎么不行了,呆子。”


 


金:“我总觉得我们这样不好,姐姐也说了,情侣之间的亲密行为要节制。”


 


凯莉:“别说了,我困了,我想睡了。”


 


金:“你先别睡,听我说完!如果发生太多次,会对身体有损害!”(激动地坐起来)


 


凯莉:“损害个屁,睡了,睡了。”(不耐烦翻身)


 


金:“你真的不管了?”


 


凯莉:“我只希望第一胎是个女儿。”


 


金:“......”


 


08.


 


老骨头发现,凯莉小姐在大学毕业回来后,那间娃娃屋里的娃娃全都消失不见了。


 


凯莉在高中时,唤那些娃娃为“宝贝”


 


所以老骨头在凯莉小姐等待金到来的时候问道


 


“凯莉小姐,您的’宝贝’都去哪里了?”


 


“这还用问吗?”凯莉伸出手,指向窗外终于到来的金。


 


 


 


 


 


 


“在那呢。”


--END---

评论
热度 ( 714 )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