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all金】都是喷嚏惹的祸

童爻:

all金向.


西幻世界,金是龙族.


非常无厘头.


欢脱搞笑风.


 


童爻—文章归档


 


中篇:一言不合就开打


 


 


 


1.


 


金是龙。


 


而且是拥有着压倒性力量的纯血龙族。


 


灿金色的鳞片、尖锐的利爪、展开后能遮天蔽日的巨大双翼,以及仿佛蕴藏着星光的纯净眼眸。


 


他与姐姐居住在落日峡谷的深渊,过着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


 


然而,这悠哉的日子却突如其来地结束了。


 


在金终于掌握了化形技能的这一天,秋不由分说地将他扫地出门,对金眼泪汪汪的哀求视而不见,美其名曰让他磨炼心性,见见世面。


 


这是所有龙族成长的必经之路。


 


龙族天然有着强健的体魄,世间少有武器能够伤到他们。相比之下,秋更担心的是少年因他赤诚率真的性格而吃亏。


 


金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丝毫体味不到复杂的人情世故,也不懂得如何伪装自己。


 


但是,他总会长大的,不是吗?他的适应性这么强,一定能交到新朋友,展开灿烂的人生新篇章,秋无条件地相信着自己的弟弟。


 


强自压下内心的不舍,秋故意板起脸。


 


「不混出一片天地,就不要回来见我。」


 


 


 


 


 


 


 


 


 


 


 


2.


 


金飞跃了三座城市,两片森林,四条河川,才终于找到了一座无人的山脉。他绕着这片地区盘旋着飞了三圈,满意地将它作为自己的新家。


 


不过,他也没有忘记姐姐的叮嘱,为了与人类打好关系,金一落脚便化为人形,来到了山脚下的小镇。


 


按照姐姐的指引,他找到了冒险者公会的标志。


 


可正当他填完了报名表,准备接受测试时,柜台的接待员却皱起了眉头。


 


「喂、你不会是来捣乱的吧,怎么可以乱填呢?」


 


「怎么了,我有什么地方填错了吗?」


 


「呵,年龄200岁?小弟弟,你不会多填了一个零吧?」


 


「没、没有啊!我.....」


 


金急忙辩解,却见对方一脸的不相信,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我说,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你如果不打算认真对待的话,尽早回家去吧。」


 


「我,我很认真的!请你相信我!我一定要成为冒险者!这是我和姐姐的约定!」


 


金显得有些躁动不安,然而那双明亮的蓝眸却闪烁着比平时更加夺目的光彩。


 


似乎被少年语气中的坚定所打动,那人的态度有所缓和。


 


「......你成年了吗?」


 


「刚成年不久!」


 


金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自豪,而接待员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直接把他的登记表上的“200”划掉,改成了“18”。


 


「早说嘛,下次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喏,这是冒险者徽章,你现在还是最低等级的铜牌,我建议你先接一些基础的任务磨炼技艺,正好现在倒是有几个挺适合你这个年纪的新手任务。」


 


金定睛一看,都是些诸如「寻找洛里斯夫人丢失的宠物猫」、「帮助皮尔斯照看杂货店」、「采摘新鲜树果」......这一类的鸡毛蒜皮的杂事。


 


「啊......就没有一些更刺激的事情可以做吗?」


 


少年明显有些失望地瘪瘪嘴,纯真的模样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哈哈,年轻人,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必须得一步一步来,才能逐步获得信任,让他们放心把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不是吗?」


 


「......好吧。」


 


金叹了口气选择妥协,他现在对人类世界的规则了解得还不多,说不定这是一个好机会能让他交到人类朋友。


 


少年拍拍胸脯给自己打气。


 


「我会加油的!」


 


 


 


 


 


 


 


 


 


 


 


 


 


3.


 


金就这样定居了下来。


 


白天作为一名初级冒险者完成任务,夜晚便恢复龙形栖息在山顶。


 


然而好景不长,越来越多的人目睹了金在龙形状态下飞翔的姿态,一时间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真的有龙!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它了!」


 


「天哪,太可怕了!」


 


「呜呜呜呜,妈妈!卢娜不听话,会被恶龙吃掉吗?」


 


「我就说发觉家里的牲口少了一只,会不会就是......」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会怀揣这一种畏惧的心态,更别提是对于龙族这种与人类这样有着悬殊力量差距的存在,当面目可怖的恶龙挡在面前时,根本连半点抵抗甚至逃跑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所以民众都陷入了恐慌之中,紧绷的气氛就像一根拉扯到极致的棉线,一触即溃。


 


然而,作为主人公的金却浑然不觉,依旧过着没心没肺的悠闲生活。


 


直到有一天,那最后一根稻草降临了。


 


起因是,金一时心血来潮地巡逻着自己的领地,突然发现地面上金光灿灿,连成一大片,在阳光的照耀下万分夺目。


 


要知道,龙族是天生的收集癖,他们天性就对金光闪闪的物件非常感兴趣,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急冲冲地落地之后,才发现这是一片向日葵花海。


 


他不禁有些沮丧,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把这一片花海搬回洞穴,但是这金灿灿的海洋实在是让他心痒难耐。


 


于是年轻的龙族拖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像小猫在地面上磨蹭的动作一般,滚倒在了花海里,精致的花田瞬间被糟蹋得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浩劫。


 


更糟糕的是,因为金的动作而扑腾起来的花瓣花粉一股脑地糊上了鼻孔,金摆了摆头,在强烈的刺激下不由得张大了嘴。


 


「啊、啊——嚏!!!」


 


伴随着一个响亮的喷嚏,灼热的烈焰从金的口中喷出,瞬间化作一片火海,席卷了整片田野,连远处的稻田都不能幸免于难。


 


金:......


 


糟了,闯祸了。


 


 


 


 


 


 


 


 


 


4.


 


镇长不顾形象地跪倒在嘉德罗斯面前,声嘶力竭地吼出所有人的心声。


 


「勇者大人,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请您务必出手相助,将那头恶龙赶走!不然我们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还好恶龙这一次只是在田野间释放的吐息,万幸没有出现伤亡,但是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他们还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吗?谁又能保证向来随心所欲又霸道蛮横的龙族不会袭击他们的家园?


 


被焚烧殆尽的田野如今荒无人烟、寸草不生,看着便让人感到触目惊心。那样大范围的高温灼烧,若是发生在人群聚积地,用脚趾头想都结果知道必定伤亡惨重。


 


随着镇长的动作,他身后的民众也哗啦啦地跪倒了一大片,每个人的表情均是见到救星一般的热烈殷切,甚至有的人还挂着两行清泪。


 


「吵死了,都闭嘴!」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皱眉,凌厉的目光向人群刺去,所到之处哀怨之声瞬间消失。


 


他实力强劲,曾经多次击退过危害王国百姓的各种魔物,久而久之竟被冠上「勇者」的头衔,所到之处万民膜拜。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出于嘉德罗斯的本愿。他不过是渴望与强者的对战罢了,这些弱得不堪一击的凡人他甚至觉得施舍一个目光给他们都是浪费。


 


不过,这些虫子偶尔还是有些用处的。嘉德罗斯眯起眼睛,细细地思量着。


 


这一次的对手,是......龙族吗。


 


传说中龙族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他们的吐息烈焰能轻易融化金属,他们的血液有着极强的腐蚀性,若非数百人组成的分工明确的猎龙团队,否则完全奈何不了它们。


 


想到这里,嘉德罗斯不禁扬起嘴角,露出了挑衅的微笑。


 


强大到无与伦比?


 


呵,正合他意!


 


「带路。」


 


嘉德罗斯笑得肆意张狂,灿金色的瞳孔中满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5.


 


勇者大人这样说,言下之意便是答应了帮忙驱逐恶龙,镇长顿时感觉心里一松,不禁喜形于色。


 


紧接着,问题来了。


 


......谁去带路?


 


众人面面相觑,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熟悉的惊惧与逃避。谁都不想贸然靠近那头恶龙,只要稍有不慎便极有可能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来冒险。


 


......这就很尴尬了,万一勇者大人等急了,不干了怎么办?


 


最后还是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急中生智,他着急忙慌地找到了金,后者正矮着身子守在鸡圈旁准备收获新鲜的鸡蛋(今天的任务),接待员将他拉开的时候,金头上还顶了两根鸡毛,显得非常滑稽。


 


「嘿,小子,我上次听你提起......你家就住在那边的山上?」


 


「对啊,怎么了?」


 


金眨眨眼睛,他确实住在山顶的一座洞穴里,没毛病。


 


接待员真是越看越觉得满意,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他想,金既然住在山上,那必定很熟悉上山的路,他又这么心大,运气也一向不错,一定能将勇者大人平安送到山顶的。


 


「嘿嘿,那这样,」接待员摆出了一副奸商的推销嘴脸,「今天的任务你不用做了,你帮忙带一个人上山顶,积分和报酬我给你算双倍的!」


 


金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真的吗?包在我身上!」


 


 


 


 


 


 


 


 


 


 


 


6.


 


格瑞是出了名的一匹独狼。


 


作为级别最高的冒险者之一,他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组队邀请,向来都是冷着一张脸,坚持独来独往。


 


这一次,冒险者公会发布了剿灭恶龙的任务,格瑞第一时间便收拾行装赶往往事发地点。他的脚程飞快,两天不到便赶到了山脚,正当他准备深入山脉之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渣渣,你究竟认不认识路?你带我兜圈子都兜了两天了!」


 


——嘉德罗斯!


 


格瑞下意识地皱眉头。


 


真是冤家路窄,虽然格瑞本意并不想理会那个战意沸腾的自大狂,但是对方气焰实在太过嚣张,屡次三番抢夺自己的猎物。


 


这一次,想必嘉德罗斯也是冲着恶龙来的。


 


这时,另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我、我当然认得路啦!只是一时半会有些犯糊涂......」


 


「哼,最好如此。」


 


面对嘉德罗斯的怒火,金简直欲哭无泪。他当然认得回家的路!但是他平时都是直接用龙形飞回山顶,洞穴的入口自然一目了然,哪里像现在,徒步上山的话,周围的景色全是相似的树叶与灌木,金早就被绕晕了。


 


要不然,直接化为原形带他飞上去算了......


 


正当金暗戳戳出神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发现了格瑞的身影,他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


 


「呵,格瑞,你果然来了,这次可一定要分个高下!」


 


说着,嘉德罗斯便举棍挥去,格瑞迅速闪身避开,「嗙」的一声巨响,地面被砸出一个大窟窿。


 


金:......?!


 


什么情况?!


 


 


 


 


 


 


 


 


 


 


7.


 


等到嘉德罗斯打累了,便囫囵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口中仍念念有词,依稀可以听见「下次」、「赢」等字眼。


 


而格瑞依旧面色清冷,靠在一块岩石旁努力调整呼吸。


 


金趁机凑到他身边,非常眼热地看着对方斗篷上镶嵌着的金灿灿的徽章。


 


啊啊,最高级别冒险者的象征,这金色,这光泽,真的是太漂亮了!


 


金羡慕得不行,恋金癖好再次发作,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咳。」


 


格瑞稍微侧过头以掩盖有些发热的耳尖,他向来不习惯被人用这样热烈的目光注视着,然而面前这位少年眼中自然而然流露而出的向往与憧憬却让他生不出半分反感。


 


「我、我能摸摸看吗?」


 


「......什么?」


 


「那个徽章,我可以摸摸看吗?」


 


少年又重复了一遍,眼巴巴的模样像只被欺负的小兔子,软绵绵的嗓音让人不忍心拒绝。


 


格瑞:......


 


这次怕是真的栽了。


 


 


 


 


 


 


 


 


 


 


8.


 


拥有一头龙坐骑是所有骑士内心最隐秘的幻想,安迷修自然也不例外。


 


龙骑士,力量与身份的象征,所有人敬仰的对象。


 


骑士与龙所签订的是平等的契约,骑士靠着自身高强的武技以及人格魅力来征服高傲的龙族。他们互相尊重,并肩奋战,惺惺相惜。


 


听说最近有龙族再次现世,安迷修不禁雀跃不已,他拜别了师长,踏上了寻访龙族的征途。


 


 


 


 


 


 


 


 


 


 


 


 


9.


 


「星月魔女」凯莉正靠坐在壁炉旁,翻阅着年代久远的典籍,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


 


龙血是淬炼武器的最佳途径之一,龙皮制成的手套可以保护采集师不受任何毒草的影响,龙骨是炼金术的宝贵材料,龙的眼珠蕴藏着巨大的魔力,而它的心脏是各种禁忌法术所必不可少的材料之一......


 


简而言之,龙的全身上下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藏。


 


她被称为本世纪最杰出的炼金术师,又怎么可能错过这次的狩猎?


 


更何况,听到风声的猎人们也会伺机而动,只是不知道到时候,猎人与猎物的立场会不会调转呢?


 


凯莉兴奋地舔舔下唇,眼中闪过玩味的光。


 


很有趣,不是吗?


 


 


 


 


 


 


 


 


 


 


 


 


10.


 


紫堂幻在召唤师的家族里长大,在家族文化的熏陶下,他自小便对神秘的龙族充满了兴趣。


 


有史以来,家族里成功与龙族进行契约、成为龙召唤师的存在屈指可数,因此,紫堂幻并没有抱着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只是单纯地认为,龙族有着漫长的寿命,它们之中不乏许多睿智的存在,如果能跟它们聊一聊,哪怕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一定都会对他的心境有莫大的增进。


 


......如果能跟它成为朋友就更好了。


 


于是,谦卑的少年怀揣着莫大的敬畏之情,向着目的地出发了。


 


 


 


 


 


 


 


 


 


 


 


 


11.


 


作为整个中土大陆最臭名昭著的强盗团伙的领头羊,雷狮所奉行的行为准则,从来都是实力为尊,巧取豪夺。


 


「雷狮老大,接下来我们去抢谁?」


 


刚结束一场洗劫的雷狮强盗团还在修整期,佩利便迫不及待地询问自家老大接下来的打算,话语间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情绪。


 


「嗤,抢那些王公贵族怪没意思的,真本事都没使出来,那些弱鸡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雷狮慵懒地眯起眼睛,眸子深处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不如......这次我们玩场大的。」


 


这句话成功让其他三名成员的注意力都移到了雷狮身上,后者顿了顿,扯出一个带着血腥气息的残酷笑容。


 


「听说......龙族都喜欢金灿灿的东西,想必,那家伙的洞穴里藏了不少珍宝吧?」


 


 


 


 


 


 


 


 


 


 


 


 


 


 


 


12.


 


金发觉,这个由自己带路的上山小分队不知不觉间壮大了起来,好多奇奇怪怪的人都自说自话地加入了进来,整日里都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嘉德罗斯:格瑞,来比试一场!


 


格瑞:没空。


 


安迷修:恶党!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


 


雷狮:来啊,随时奉陪。


 


一旁看戏的凯莉戳了戳躲在树底下努力削减自己存在感的紫堂幻,递上一罐肉干零食。


 


凯莉:吃吗?


 


紫堂幻:哦,哦,谢谢!


 


紫堂幻:......这什么做的啊,味道还不错!


 


凯莉:风干的蜥蜴。


 


紫堂幻:......??!


 


紫堂幻:呕。


 


凯莉:骗你的,其实是普通的牛肉。


 


紫堂幻:......


 


金:......


 


金:......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嘉德罗斯:打架。


 


格瑞:完成任务。


 


凯莉:看热闹,捡便宜。


 


紫堂幻:......交、交朋友?


 


雷狮:抢劫。


 


安迷修:实现梦想!


 


金:......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13.


 


几经波折,一行人终于顺利抵达了山顶。


 


雷狮凭借多年的经验毫不费力地就找到了洞穴的入口,金刚想开口说这里就是我家了,就听见强盗头子皱着眉头来了一句:「这就是那头龙的老窝?也忒寒酸了点。」


 


金:......


 


凯莉刚刚不小心踩到了一摊蝙蝠的粪便,此刻正忙着清理鞋底,脸色像是吃了苍蝇般难看。


 


她指着石壁上一道触目惊心的抓痕,「似乎就是这样,这样锐利的痕迹,出自龙爪无疑了。」


 


格瑞:它现在不在。


 


安迷修:在下也没有感知到龙族的气息。


 


紫堂幻:现在是白天,它应该出去觅食了吧?


 


凯莉: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这里等它回来咯?


 


嘉德罗斯:呿!


 


金:......??


 


所以说,原来这群人是来找他的吗?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是金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心虚。然而,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又听见雷狮「啧」了一声,不爽道:「所以,老子要找的宝藏呢?」


 


卡米尔用脚拨了拨一地乱七八糟的藏品,冷静地开口:「碎瓷片、鹅卵石、金丝眼镜、烟盒......」


 


帕洛斯给出中肯的评价:「这头龙的品味真的不怎么样。」


 


众人一致地点头。


 


金:......


 


那还真是抱歉咯。


 


也许是刚才卡米尔拨弄那堆破铜烂铁的时候,激起了些许灰尘,金又开始觉得鼻子有些痒痒的,他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


 


「啊、啊——嚏!!」


 


响亮的喷嚏声在空荡的洞穴中传出阵阵回声,零星的火花从金的口中冒出,他揉着鼻子,一抬头,便对上了众人带些微妙的、幽幽的目光。


 


金:......


 


完球,被发现了。


 


......姐姐,现在写遗书还来得及吗?


 


 


 


 


 


 


 


 


 


 怎么这么一排求后续的?!你们想看什么了啦!


......再往下写就是他们打起来啦!!


要么金被他们围殴,要么金把他们给修理一顿(......)


说吧,你们想看哪一种?


 




 



评论
热度 ( 1282 )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