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all金】一言不合就开打

童爻:

all金向.


西幻世界,金是龙族.


非常无厘头.


欢脱搞笑风.




 童爻—文章归档


 


上篇:都是喷嚏惹的祸


 


看了一下上篇的评论区,


想看金宝把他们几个收拾一顿的压倒性胜利啊。


于是小小欺负一下嘉总 ⊙ω⊙












 


 


 


 


 


 


 


14.


 


没有哪个普通人会打个喷嚏都往外噌噌地冒火星的,除非眼前的这个金发小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


 


再结合当前的情境来看,金的真实身份呼之欲出。


 


一时间,空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众人均是带着一副复杂又难以言喻的表情注视着中心那位有些局促不安的少年,唯有凯莉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


 


......这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展开呢。


 


想不到寻觅已久的恶龙竟然就是面前这个呆头愣脑的傻小子。慧眼如凯莉,自然看得出他是真的没有自觉而不是装傻。但......看热闹不嫌事大,她倒是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啪、啪、啪。」


 


只见星月魔女不紧不慢地鼓着掌,清脆的掌声在凝结的气氛中格外引人注目。


 


「恶龙先生,你的演技真的非常出色呢,不知道你处心积虑地把我们骗到这里来,是想一网打尽吗?」


 


「不、不是——!」


 


不是这样的!


 


金下意识地反驳。实际上,他依旧对现在的情况一头雾水,然而天生的战斗本能让他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突如其来的敌意。


 


金不明白,他只是不小心暴露了身为龙族的真实身份,为什么所有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他也不是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的啊!如果这群人一开始就明说是来找龙的,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就化为原形带他们上山了啊!


 


然而,不论金心里怎么想,也无法阻止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凯莉的话就像一根导火索,迅速引燃了紧张的空气。


 


「渣渣,你胆子不小啊?!」


 


嘉德罗斯的神情可谓是恼羞成怒,灿金色的眸子在怒气的晕染下亮得惊人,大罗神通棍凝聚着十成十的力度挥下,声势威猛。金险险地侧身避过,挥空的武器直直地砸进地里,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等、等下啊喂——!」


 


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啊?!


 


金还没反应过来,嘉德罗斯的下一击便已经气势汹汹地朝着他的面门袭来,而龙族少年此时已经被逼至壁角,退无可退。


 


无奈之下,金只得伸出左手,硬生生地正面接下了肆虐的大罗神通棍。


 


少年白皙的手腕在碗口一般粗壮的大罗神通棍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纤细,似乎轻轻一用力便会折断。然而事实上,即使嘉德罗斯进一步加大了力度,金的手腕依旧纹丝未动,显然还留有余力。


 


这一次,连格瑞都露出了些许震惊的神色,其余众人更是陷入短暂的怔愣之中。


 


嘉德罗斯的实力众人皆有耳闻,况且刚才第一击挥空,直接将岩石地面砸出了深深的一道沟壑,足以见他过人的臂力。然而现在嘉德罗斯的攻击竟然这么轻飘飘地就被少年接住,可想而知龙族实力深不可测。


 


这个金发男孩,远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般无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才像话!」


 


嘉德罗斯嘴角的笑意骤然扩大,眼中战意沸腾,整个人仿佛都激动得燃烧起来,金在气势上可以说是被他完完全全地压制住。


 


「嘉、嘉德罗斯!先、先等一下!」


 


「哼,想让我停手?那就凭实力说话!」


 


又是这样傲慢而又目中无人的口气,金心里不免也冒出一丝火气。就算隐瞒身份是他的不对好了,但也不至于二话不说就这样打过来啊!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留的吗?


 


金撇撇嘴,心中气愤之余,手上的力度也不免失了分寸,一个不注意就一下子用力过猛,反而将嘉德罗斯推飞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嘉德罗斯整个人撞上了对面的洞壁,背部附近的岩石甚至裂开了蛛网般的缝隙。


 


金:......


 


......不小心用力过头了!


 


 


 


 


 


 


 


 


 


 


 


15.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澄澈的蓝眸中闪烁着无措的光芒,金正想凑过去检查一下嘉德罗斯的伤势,耳畔突然掠过一阵风声,金下意识地抬手,稳稳地接下了雷狮的攻击。


 


与大罗神通棍同等级的圣器之一——雷神之锤。


 


紫色的电弧噼里啪啦地爆裂开来,然而即使雷属性能穿透龙族坚硬的鳞甲,却依然无法刀枪不入的龙族肉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金只觉得手掌传来酥酥麻麻的刺痛感,虽然有些难耐,却也不是无法忍受。


 


卡米尔见状,似乎想要冲上去帮忙,却被肆虐的雷电拦下了脚步。一时间空气再次陷入凝结。


 


靠着飞行法器悬浮空中的凯莉自然将这一幕收之眼底,不由得无奈扶额。


 


「......你们来狩猎龙族之前都不做一下功课的吗?」


 


一个个的竟然连破防做不到,又谈何狩猎龙族。龙族可谓是整个中土世界最强大的存在了,全身遍布细密的鳞片,自动免疫五级以下攻击法术。


 


凯莉眯起眼睛。


 


要想取胜,唯一的方式便是攻击他的弱点。


 


——眼睛。


 


然而看热闹不嫌事大,星月魔女无所谓地耸耸肩,表示自己并没有义务去指导下面那一群鲁莽的家伙。


 


呵呵,就让他们不自量力地去挑衅龙族吧,这也是不错的消遣了。


 


再者......


 


少年的眼睛是非常通透的蓝色,像海水凝练而成的宝石一般璀璨,仿佛缀满了星光。


 


以一个炼金术士的角度来看,凯莉能感知到其中汹涌的魔力,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心动了,想要将这双眼睛据为己有的念头疯狂在脑海中滋长,毫无疑问它将会成为她所有藏品中最耀眼夺目的存在。


 


相比之下,刺瞎这双眼睛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同时想到这一点的还有那个银发的清冷剑客。


 


......这只龙族,比预想中的更难对付。


 


格瑞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凝重,趁着金的注意力被雷狮所转移的这个间隙,握着烈斩刀柄的手指骤然发力,目标赫然就是少年的双眼。


 


脑海中蓦地回闪过与少年初遇那时的情景,那孩子拖长了语调,声音绵软得像一只温顺的小鹿。然而那双眼睛却亮若星辰,闪烁着崇拜与向往的光芒。


 


仿佛击中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片区域。


 


人称「所见皆可斩」的格瑞挥刀时罕见地带上了犹豫,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让他的攻势被另一把武器所拦截。


 


剑刃对撞,发出清脆的「锵锵」声。由剑气激起的风浪差点将紫堂幻掀了个跟头。


 


格瑞深邃的眼瞳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惊讶,他打量着这个突然拦在身前的人。


 


圣殿骑士,双剑的安迷修。


 


对方一身正气凛然,祖母绿的清澈眼瞳直直地迎向格瑞的视线。


 


「这场战斗毫无意义,在下相信我们与金之间肯定出现了什么误会,我希望大家都能停手,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


 


金简直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的面前仿佛出现了和平的一丝曙光。


 


终于有一个愿意跟他好好谈一谈的了!


 


然而此时,另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强硬地插了进来。


 


「弱者是没有说话的资格的,打过再说吧!」


 


嘉德罗斯从一片碎石瓦砾中站直了身体,笑容沾染上血腥的气息,他用拇指拂过面颊上一块擦伤的痕迹,鎏金的眼瞳中战意暴涨,几乎要化为实质将金钉在原地。


 


他再次出手了,大罗神通棍带着肆虐的能量挥下,金根本不用回头就能感受到背后袭来的劲风,而与此同时雷神之锤依旧不依不饶地释放着电弧。


 


无奈之下,金只得用另一只手接下嘉德罗斯的攻击。两相夹击之下掀起的气浪吹乱了金的额发,从碎石烟雾中,金看见雷狮的手下也蠢蠢欲动,时刻准备参战。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这几个家伙会攻击他啊?


 


金这个时候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瞳孔骤缩,一瞬间转化为攻击姿态十足的竖瞳,漂亮而又危险到了极致。


 


「都给我等一下!!」


 


带着愠怒的一声咆哮在空荡的山谷中传来阵阵回声。


 


来自一头成年龙族的威压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整座山脉的鸟兽都像受惊了一般,在一瞬间感知到危机降临,开始张惶地逃窜。


 


而在场的众人更是直观地面临着这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全都情不自禁地一阵战栗,心头下意识地浮现出臣服的想法。


 


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力量,仅凭气势便能将人碾压,仿佛心脏都被对方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一时间,空气再次陷入沉寂。


 


见状,金满意地收回了龙息,圆圆的蓝眼睛泛着柔和的水光,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纯良无害的模样。


 


「好好听人家说话啦!」


 


少年的目光中流露出控诉的意愿,这一次,再没有人忽视他的意见。


 


「所以啊,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还有,可以跟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16.


 


「恶、恶龙?」


 


金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语气满是不敢置信。


 


「是说我吗?」


 


「不是你还能是谁?」凯莉好整以暇地端坐星月刃之上,宝石蓝的瞳孔中划过一抹玩味。


 


「但......但是我没做什么坏事啊?」


 


「很多时候,存在即是恶。」星月魔女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让人心寒的话语,「更别提你曾经在他们面前展露过你的力量,那片花田,不是吗?」


 


「可、可那是个意外啊?」


 


金无措地蹲下身子,脸颊染上一抹红晕。


 


「而且,我之后也补偿他们了啊!」


 


「......补偿?」


 


凯莉挑挑眉,这倒是没听过的情报。


 


「我抓了魔兽给他们啊!听公会的前辈们说,那都是很高阶的魔兽可以卖很多钱的!我废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的!」


 


「......所以镇子主干道上就出现了一整排的高阶魔兽尸体?」


 


嘉德罗斯眯着眼睛回忆着镇长哭诉的内容,这样看来似乎一切都连上了。


 


众人(无语):......


 


凯莉(翻了个白眼):我的小祖宗啊,你这哪里是补偿,分明是赤裸裸的威吓。


 


金(懵懂):......是吗?


 


众人:......


 


凯莉:总而言之,这个误会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开的,你已经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金:那、那我也没地方可去了呀!QAQ


 


格瑞(沉吟):一只成年龙族,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极大的恐慌。


 


安迷修:如何安置金,这确实是一大难题。


 


紫堂幻:其实,那个......


 


帕洛斯(笑):所以最好还是直接杀掉比较好?永绝后患?


 


佩利(激动):这个我赞成!有架打就好!


 


安迷修(正色):恕在下不能认同这样的想法。


 


凯莉(耸肩):你打得过他的话你上咯。


 


卡米尔(平静):就现在的情况看来确实不现实。


 


嘉德罗斯:哼,渣渣别想逃,先跟我打过一场再说。


 


紫堂幻:那个,请大家听我说......


 


雷狮:呵,小鬼,我雷狮的字典里,可是没有空手而归这几个字的。


 


雷狮(挑眉):你最好也想想该怎么补偿我吧。


 


安迷修:不如在下先联系一下国王陛下,让金加入我的国家?在骑士团的监管下,民众应该会更加安心吧?


 


帕洛斯:......这会上升到国际纠纷的吧。


 


凯莉:本小姐倒是无所谓。


 


(来自与安迷修的不同国家阵营的)雷狮:驳回。


 


嘉德罗斯:怎么安置这只蠢龙完全不关我事,但是他还欠着我一场胜负。


 


紫堂幻:......所以,紫堂家其实——


 


金:啊啊啊啊啊够了!


 


金简直被他们吵得头大,心情起伏之余不由自主地再次释放了龙族的威压。


 


众人的目光再次转移到了金发少年的身上,只见他神色崩溃,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们,给我一个一个来!」


 


「到底都有些什么问题,我们一个一个地解决!」


 


 


 


 


 


 




 


 —tbc—


 


 


 


 


 


 


 


 


 



评论
热度 ( 957 )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