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all叶】渣男逆袭之路

慕瑾:

 @脱水仙人球 球球生日快乐!!!!!!!!!!








1




叶修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




他有些奇怪,毕竟他记得上一秒他还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世邀赛参赛队的资料。




残忍的是黄少天并没有给他想清楚的机会,他将靠在他胸前的叶修一把推开,脸上丝毫不见平时的阳光,堆满了嫌恶:“惺惺作态给谁看?我告诉你叶修,我可以忍受你之前做的所有荒唐事,只要你肯像你自己承诺的那样以后会乖乖改正。可你先装得爱我爱得死心塌地结果转头就劈腿,我他妈……”




他话说到一半就停了,可能是对面叶修微微错愕的表情让他不忍,好歹也是念想了好几年的人,他还是说不出太重的话,只好甩下一句“以后不要靠近我”就扬长而去。




黄少天说的每个字都戳叶修脑门上,他尽可能地消化信息,最终得出来一个相当靠谱的答案,紧接着马上想掏出手机给黄少天预约精神科医生。




「等等!!!」一个机械女声突兀地响在叶修脑海里,「别打别打别打……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叶修没搞懂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于是便老神在在地收回手机,洗耳恭听。




机械女声解释起来:「是这样的,你其实已经穿越了,你现在正位于一个同人游戏里,我是你的系统工具。」




“同人游戏?”没有接触过的名词让叶修发出了疑问。




系统尽职地为他科普:「就是粉丝以你们这些职业选手为角色,自己画画编程做出来的游戏。」




“真厉害。”叶修感慨一句。




「粉丝的力量是很强大的。」系统也赞同道。




“不是,”叶修坦诚说,“我是指我的潜意识居然能编出这么丰富多彩的剧情,我很厉害。”




「……」系统严肃道,「叶先生,这并不是做梦。」




叶修先假装表面迎合它,可心里却在想他的潜意识都能反驳他了,他可能要精神分裂,优胜劣汰,叶秋马上要被淘汰掉了。




「这个游戏玩家可以自己选择角色,然后操纵角色来自由发展剧情,而「叶修」这个角色的上一个玩家比较放浪形骸,将「叶修」玩成了一个完全偏离叶修的形象的人物,导致现在游戏里的其他角色对「叶修」的印象十分不好,影响了游戏质量,于是我们系统组经过讨论,决定找来真正的叶修,也就是叶先生你,进入游戏内部暂时扮演一下这个同人游戏的「叶修」,从内部刷一下其他人的好感。」系统诚恳说。




“那不就是本色出演嘛。”叶修轻轻松松应下了,一点没觉得这个任务有什么为难的,顺口问了一句,“那个玩家之前把我塑造成什么形象来着?”




系统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艰涩地开口:「是这样的叶先生,作为玩家其实并不接触荣耀,也不了解职业选手,只是碰巧玩到了这个游戏,所以他发展剧情时是完全随心所欲的,完全没有顾忌的……」




叶修一惊:“他把我的冠军败光了?”




「不只是这么简单……他仗着游戏设定里你的实力高超,故意在比赛时先虐着对手玩,然后再故意输掉比赛,气着队友玩……」




叶修微微皱眉,熟悉他的人或许能猜到这是触碰到他的底线时他心中愠怒的表情。




「然后他还接了很多代言,经常上节目,很少训练,和女粉丝交往,然后叫粉丝送钱送礼物给他……另外他总是挖苦队友,埋汰对手,还乱搞男男关系,之前对骚扰过很多小辈,后来同时追求黄少天和张佳乐,在追到黄少天之后又出轨,和喻文州睡了……」系统战战兢兢地把作为玩家的丰功伟绩一桩桩报出来。




好在叶修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反而气定神闲地问道:“埋汰对手包不包括在公共场合喊王杰希叫王大眼这点?”




系统无奈:「这是基本埋汰了。」




叶修叹气:“哥凭着良好教养忍了这么多年没在观众面前提他这个外号,没想到居然被这个玩家一朝败完了,太糟蹋我的心血了。”




原来这个是你最关注的点吗。














2




训练室里的气氛从叶修进入后就变得很是压抑,叶修不清楚国家队的人对他的印象到底差到什么地步,不过会因为他而分心这一点他却了然了。




他敲敲桌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严肃道:“都集中精力,冠军还想不想要了?”




马上有人嗤笑一声,叶修抬头一看,发现是孙翔正戏谑地望着他:“我说叶哥,你昨天晚上在喻文州房间里待了一晚上也是在集中精力吗?”




屋里的温度好像一下低了不少,在场的人不少都知道叶修和黄少天正在交往,但对叶修出轨的事还只是隐隐有些怀疑,这下被证实了他们心情都很是复杂,纷纷转移视线,不去看三个当事人。




黄少天的脸色很是难看,他冷哼一声,放开了鼠标和键盘,锐利的目光刺向孙翔:“那我说孙翔,你又凭什么管这么多,叶修再怎么不堪都是老子男朋友,轮得到你冷嘲热讽?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




“我他妈有什么心思?”孙翔拍桌,和黄少天针锋相对。




旁人赶紧劝起他们俩,唯独叶修还跟没事人一样淡定,从桌上抄起一本书,卷成筒敲了几下墙,等到大家又一次把目光投给他之后,他才看着孙翔,说:“你想不想知道我昨天是怎么在喻文州房间集中精力的?”




孙翔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开口,叶修就已经打开了屏幕,将上头整理好的所有资料呈现给大家看:“这是我昨天晚上和喻队一起研究出来的,联盟给的档案信息太模糊,我们就去找了实力比较强的那几个战队近几年来的比赛视频来分析,这里有他们每一个人的强项和弱项,战斗特色和操作习惯,等一下我会用U盘拷给你们,都去看一看。”




所有人都惊了,台上的妖怪是谁,那个成天干混账事的叶修吗?




这种在原世界里做起来极其寻常的事却在这里引发了大轰动,这让叶修很是无奈,招呼起来:“愣着干嘛呢,拿U盘过来。”




台下的人呆呆地起身,排着队给他送U盘,每一个来到他面前的人都眼神复杂的打量他,仿佛在用火眼金睛坚定叶修是不是被夺舍了。




轮到喻文州来到叶修面前时出了点小意外,他靠着操作台看着叶修,眼神里带笑,伸手递U盘时故意用小拇指在叶修的手心里挠了挠,而后以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清的音量悄悄说:“我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可不是这样集中精力的吧……”




叶修收回手,警告一般地看了他一眼,也轻声回道:“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这样的说辞毫无信服力,喻文州还想得寸进尺,叶修却不给他机会,仰起头,对着所有人说:“另外我提醒一句,别把私人情绪带到训练来,冠军可不是靠发脾气得来的,对我有意见的私下再来和我探讨。”




他的表情是在场所有人从来没见过的严肃,语气更是认真得有些逼人,整个人的气场都和以前大不相同,让这些心里曾经对他有诸多意见的人暂时被压迫感震得忘记了杂念。




距叶修最近的喻文州难得尝到了错愕的滋味,尤其是叶修那双眼神干净的眼睛扫过他时,他心神一震。




他第一次在叶修眼睛里看到这么澄澈的对胜利的渴盼,这种纯粹的气质让这个放浪形骸的男人脱胎换骨,浑身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喻文州勾唇笑了笑。














3




训练一结束叶修马上被好几个人包围在门口,盯着他们审视的眼神,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和郑轩感同身受了,压力山大。




“你到底怎么回事?”张佳乐好奇地看着他,“昨天晚上打通了任督二脉,今天改邪归正了啊?”




“呵呵。”叶修懒得理他,反讽一句,“哥当年要不是因为玩心重不懂事,现在起码拿四个冠军。”




“笑死我了,吹牛都不用打草稿的吗?”张佳乐大笑。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最近记忆力不太好,说起来我都特地这么让着你了,你不会还一个冠军都没有拿到吧?”




一击必杀,张佳乐的伤心事被揭穿,整个人都蔫了。




“这么说你之前每一次在快取得胜利时故意认输,都是为了给张佳乐拿冠军的机会?”一个叶修甚为熟悉的声音用他不甚熟悉的清冷语调接了话。




叶修转头望去,黄少天就倚着墙看着他,没什么表情,可眼神里却藏着火气,带了点挑衅与不满的意思。




“黄少天,”叶修淡淡地看向他,“你这话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张佳乐?”




叶修是个相当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在原世界每一个了解他的人都清楚,任何因为私情而影响比赛的想法和行为都让叶修厌恶,他无法接受一直以来和他观念相同的黄少天说出这种话。




谁知道黄少天没有呛声,他就在叶修说完话之后愣愣地看着他,眼角慢慢地有些发红。




叶修以为是自己说的话太重了,把黄少天镇住了,正想安抚一下,却听到黄少天声音沙哑地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叶修无语了一下:“当然是叫黄少天,难不成你背着我改名叫绿少天了?”




现场一片寂静,大家都觉得黄少天的发顶似乎真的有点绿。




黄少天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良久才憋出一句:“随便你。”说完又扬长而去,留下叶修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




张佳乐啧啧两声:“你变心还真快,之前还管人家叫小甜甜,转头就变成了绿少天,还好我当初没有答应你——话说你好像变了挺多啊?”




叶修嘴角有些抽搐:“你刚刚说我之前管黄少天叫什么?”




张佳乐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深情款款地对叶修重复了一遍:“小甜甜。”




叶修第一次对那个画风叵测的玩家产生了好奇。














4




几天后中国队有比赛,对战丹麦队。




因为这两天变了个画风的叶修十分尽职,一得知对手后马上就去扒人家的比赛视频,没多久就把对手的风格摸了个大概,定了几套方案,和国家队演练了几次,于是这场比赛的大胜对于中国队来说并不是什么意外之喜。




比赛后有采访,输家先上,赢家稍后,让中国队意外的是他们一出来并没有得到掌声,反而是看到了一些记者略微妙的眼神。




“据我们所知,王杰希在这场比赛中的打法是好几年前就已经放弃的打法,这使得丹麦队猝不及防输了比赛……”一个记者在中国队坐定后就马上站起来发表高见,“恕我直言,搬出已经放弃了这么久的打法来换取对手不堪的失败,请问叶领队不觉得有些胜之不武吗?”




中国队都惊了,这是人问的话吗?




他们看看那个记者,总觉得有些眼熟,可能是哪个名声已经大出饭圈的叶修黑粉,当下有些不忿。




叶修面对这样的质问,没有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的躲避,反而面露严肃之色,正了正话筒,认真问道:“请问你这个问题是想告诉我对手输了比赛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太强了吗?”




记者嘴角一抽,要知道以往叶修是个正宗怂蛋,被逼问两句立刻就站不住脚了,怎么今天能发出这么勇怼记者的反问。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请你不要曲解。”记者眼神隐隐有些不屑,“麻烦叶领队不要把私底下那种不端正的风气带到场上来,毕竟这里可没有可以给你付账的女粉丝。”




叶修神色平静地看着他,直面着这么多看笑话的眼神,他语气还能淡定自若:“我说这位同志,我可没说多余的话,不是你一直在谈论我的私生活吗?”




那记者还有话说,叶修却不给他机会了,站起身,看着在场所有人,面无惧色:“坦白说我私底下如何其实并不重要,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带着我的队友拿世界冠军。”




现场因为他的话沸腾了一阵,叶修的名声早就已经国内外都闻名,“丑闻最多的职业选手”也是他独有的名号,在场一些外国记者只听过他的传奇,今天是第一次接触他,没想到就听到了这么狂傲自大的宣言,即刻就让本来还对叶修的人品将信将疑的人都盖章了,这会儿全都低笑着说他目中无人。




不过叶修的队友们却和群众不是一种感受,他们都有些错愕。




以前的叶修就好像一个只有天赋其余什么都不成的空壳子,心术不正,将荣耀当作所处可见的泥土随意踩踏,有勇气辜负队友的信任,却不敢面对观众的指责。




那一次让许多对叶修还残存幻想的人都没了期待。




可就在这么多年后的今天,这个人却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虽然腰板并没有很正,说话还有点懒懒的尾音,可却是实实在在地站在队友身前。




叶修根本不在意周围的人在说什么,拿着话筒继续怼天怼地:“另外,谁的胜利都不是别人白送的,我们王杰希选手只是尽了自己的力争取胜利,对手连揣摩敌人的战术这一步都不好好做,还要反过来斥责我们,我替王杰希选手感到不公平。”




中国队惊了,电视机前的中国观众也惊了,说好的不负责任的怂蛋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酷?这么护短也太激动人心了,搞得大家都有点热血沸腾。




叶修的表演还没结束,发出了最后一击:“更何况王杰希的战术已经是我们队里最老土的了,你们连着都应付不了,还是早点乖乖退赛吧!”




现场一片哗然,外国记者选手都被他气得脸色难看,另一方面也有真的害怕叶修说的话是真的,万一中国队个个都是这种五彩缤纷的神经病,这比赛真的不用比了!




中国队的成员脸色也很难看,他们心想:王杰希还他妈土,你他妈说谎都不用眨眼的吗。




王杰希看着叶修故意端着严肃表情的侧脸,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一直以来都让他有些瞧不起的人居然这么勇敢的保护他,实在有点……




“他今天没有在公众面前叫我王大眼了。”他在离场前最后一个想法是这个。
















5




黄少天觉得叶修现在真的变了很多,实在有些奇怪。




他其实从很早之前就对叶修有好感,不过更多是对他实力的敬仰,以及一种……因为遗憾而生出的渴望,他知道很多人也都对叶修有这种感情。




以前的叶修实在很不像话,有一张挺好看的脸,却只拿来接各种乱七八糟的广告,有十分强大的实力,却白白拿来糟蹋,还有身上自带的一种特殊的气质,可却拿来欺骗小姑娘。




每个接触过叶修的人都会觉得这人暴殄天物,明明他本可以是一个耀眼到让人不敢直视的人,但他却硬生生把自己糟蹋成一个渣渣到让人不想直视的人。




很矛盾的,黄少天被他的脸吸,被他的实力吸引,被他的气质吸引,却爱不上他糟糕透顶的灵魂,除他之外也有很多人是这样,他们都为此感到遗憾,因而忍不住想要是叶修能改一点点就好了,要是叶修的荣誉感再重一点,责任心再强一点,人品再好一点……由此而生出一种偏执,说不上喜欢,只是执念。答应叶修的追求,更多的是出于通过自己来改变他的目的。




而突然之间,叶修好像听到了他们的心声,变成了他们希望的模样,坚韧而温柔,幽默又绅士,将集体荣誉感看得比什么都重,为了胜利可以付出所有……变成了没有人可以招架得住的模样。




想到这里黄少天心跳有点加快,他记起这些天和叶修的对视,记起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看着他的样子,当下口干舌燥。现在的叶修的吸引力大得黄少天根本无法抵抗。




也不知道是不是改变的代价,黄少天感觉叶修不喜欢他了。虽然表达不满的总是自己,可黄少天还是清楚了解到叶修的态度:他就好像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一样,最多把他当成了好朋友,曾经那段把他当成心上花的日子都像是黄少天自己的臆想。




而现实告诉黄少天的是,叶修身边围满了人,特别是那天记者会后,原先他人对叶修的诸多意见都烟消云散了,每一个人都不自觉地靠近叶修,渴慕他,喜欢他,这样一个优秀的人,仿佛是不能被某人独享的。




黄少天不甘心,他走向叶修的房间,想要和叶修讲明他的心意,说出自己不想分手的打算——虽然这个还没分手的状态只是他单方面决定的,他已经想好了,不管叶修的意下如何,他都不会放手,哪怕是叶修已经不喜欢他了,他也要追求他,他无法接受叶修在某个人怀里索要亲吻的模样。
















6




黄少天来到叶修的房前,门没关,开了一小条缝,让刚想推门进去的他不小心瞥到门内的景象。




只见叶修被喻文州逼得后背紧贴着墙壁,双手被喻文州用一只手扣住手腕,拉高了压在墙上,苍白的指节蜷起又松开,在黑墙的衬托下显出一种无助的凌虐美。




而喻文州就贴着叶修,腰胯暧昧地顶着叶修的,空闲的另一只手伸到叶修的领口,手指轻轻划过叶修的锁骨,向上抚摸叶修的喉结,下颔,耳垂,然后是嘴唇。




“你变了很多。”喻文州压低声音说,手指按了按叶修柔软的下唇,“好像是在我拒绝你那天晚上之后开始的……”




叶修似乎有些不耐烦,赶蚊子似的摆了摆头,诚恳回答:“你想多了,我拿方锐真诚的眼睛担保。”




“是吗?”喻文州笑了,“我以为是因为那天晚上你脱了衣服求我上你,我没答应,你才受刺激改变的,原来是我想多了吗?”




黄少天一怔,这才知道原来叶修确实是想劈腿,不过腿是伸了,但当时没人要。




“你想多了。”叶修又重复了一次。




喻文州不置可否,自顾自道:“我就是想试试看,假如当时我接受了,你会变成什么样?还会变得这么光彩夺目吗?”




他说这话时手已经扼住叶修的喉咙,不过没有用力,眼里还带着满满的笑意。




叶修突然也笑了,喉咙里翻出来的沙哑嗓音,低低的,很吸引人。




“想知道?”他微微抬起头,“那就尽管来试试。”




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和叶修的嘴唇轻轻碰到了一起,光影下两边的线条渐渐融合。








🌸


感叹号这么多是为了掩饰我生贺慢了这么久还如此沙雕的心虚(。)


总之loveyou球>333<

评论
热度 ( 8383 )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