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穗诚子

微博@花穗诚子

【all叶】那之后,叶修终于有时间大病一场(Fin.)

牧羊_:


叶修第二次退役之后搬回了家,结果第二天就开始肠道感冒。

几乎是在卫生间度过了一天,叶修称了下体重似乎瘦了三斤,腰上早没什么肉了。

第三天就被自家老头儿赶出来参加世锦赛。叶秋的话来说就是,床还没躺热乎呢。

——可不是嘛,床没躺热乎,卫生间可是被哥温热的体温感染了一整天。

在国内训练的几天酒店伙食俱全,叶修感觉病好了不少,也没发烧,就没太在意,跑厕所的次数也明显少了。

训练了一周左右,联盟就给他们安排到苏黎世的飞机,中间有一站转机。

上飞机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觉醒来,中转的时候叶修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一点小毛病拖拖拉拉的竟然发起了烧,还不低。估计到苏黎世在酒店要点药吃也就没事了。


下午到了酒店,国家队马不停蹄去了训练室训练,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发现叶修操作的战法有些反应迟缓,朝叶修那边看去,竟发现那人已经是脸色惨白,额前铺满细汗,下唇被紧紧咬住。腹腔的绞痛滔天巨浪般将他吞没。

耳边一瞬间担心的声音不绝于耳。紧接着就有热水端到手边。

他手抬到一半忽然顿住在桌边停下,收回手按在胃间,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胃疼?”喻文州拉了把椅子在叶修旁边坐下,想把手搭在他肚子上。

叶修嗯了一声,鼻音很重。

“怎么还感冒了?”王杰希叹了口气,走过去手搭上叶修额头,“都烧成什么样儿了……”

“老叶……”黄少天身为半辈子没病过的人,表示自己很是同情很是心疼于是闭了嘴。

周泽楷一声不吭拿来了温度计,在边上一声不吭,眼神微怒又透着担心看着叶修。

叶修哪有时间理会这些,他胃里阵阵翻涌,呕意一波强过一波,一声干呕差点就吐出来。

堪堪倚着桌角起了身,脚步也浮的厉害,他摆手拒绝了众人的搀扶,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朝洗手间挪。

他一个人,这四个字到底有多顺理成章。

“我跟去看看。”方锐拿过桌上一口未动的热水,小跑。

楚云秀和苏沐橙刚整理好房间,推了训练室的门两个人并肩走进来。

楚云秀手里拿着根烟,刚点上没多久,抽了一口就看到桌子上随意摆放的药片,“啧啧这哪个倒霉鬼呀?刚到就病?”

一旁的苏沐橙也笑起来。

肖时钦皱了下眉,缓缓道,“叶修……”

“叶修?”担忧被瞬间放大,苏沐橙眼前浮现飞机上叶修苍白的消瘦的脸,握紧了拳头。

“胃不舒服,高烧。”王杰希。

“体检报告出来了。”张新杰手里抱了一打牛皮纸袋,面色有些凝重。

“我粗浅看了一下,楚队长和苏沐橙有些营养不良,除了叶修其他人没多大问题……叶修哪儿去了?”

“厕所呢吧。”唐昊。

叶修扶着洗手池边缘,整个身体都是紧绷,吐过之后身体似乎更加困顿,胃里愈发造作的厉害,隐约听见敲门声和说话声却听不清说了什么。

腹腔忽然一绞。

“老叶?老叶?”方锐小心翼翼端着杯热水在洗手间外边敲着门,一边叫着叶修的名字。门内似乎一片寂静,他想要撞开门进去,却忽然听见里边水泻的声音。

他记得初到兴欣,这个人一脸苍白疲惫却丝毫不露 ,强大的理所当然,强大的让人忽略他所有的了不起。

他记得兴欣输的时候这个人总是一脸无所谓安慰全队,再一脸无所谓地回房,第二天早上,又一脸无所谓的拿出剪辑好的每人的单人视频。

他记得那一天,苍穹层次分明,这个人脸色雪白立在轮回的场内,站在掌声雷动中,人潮翻涌间。仿佛站在四起的烟尘中,面容宁静平淡,静若千年。

方锐开门的时候,眼前一个黑影便倒下来。叶修额头滚烫,身体软绵绵搭在方锐身上。方锐反应不及,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发出声响。众人闻声赶来。

叶修似乎已经虚脱了过去,双颊绯红,唇色淡淡隐约泛了紫。

上一次这样拥抱他,是什么时候呢。

上一次他这样病,又是更久之前吧。

他每夜那样疲劳,却再没有过拥抱。

庆幸他每夜那样疲劳,终有回报。

他看戏也一个人看,

他放假也一个人放,

他说笑也一个人笑,

庆幸他不喝酒,不然该如何是好。

叶修的房里一片静谧。

苏黎世的冬天依旧有微热阳光从窗子打进来。

叶修安静的躺在床上,有些汗湿了的头发散开在枕头上。似乎他还是十年前的持矛少年,似乎他从来都是。

光环一身时,成绩平淡时,被一手推开时。

他一个人,永远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他强大的,亦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到没人去关心他,没人去问他病了吗不舒服吗休息的好吗。

“那时候他和我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他倒是休息啊……”

“这么久了,从没见他病过……”

“他越来越瘦,脸色越来越差。”

转区,升级,银武,材料。

公会,升级,副本记录,boss。

挑战赛,季后赛,总决赛。

那之后,他终于不忙了。

那之后,他终于有时间大病一场。

评论
热度 ( 600 )
  1. 风千子牧羊_ 转载了此文字

© 花穗诚子 | Powered by LOFTER